763w传奇手游

《西游记》中,白骨精的白骨上面有白骨夫人几个字,这个字是怎么刻上去的?

传奇手游发布网 96

答:是啊,《西游记》里的白骨精为什么骨头上刻有“白骨夫人”呢?是谁刻上去的呀?她自己应该刻不上去,一定是别人帮刻的,但,为什么不刻在背脊的皮肤上,而要刻在脊梁骨上呀?是想要她“刻骨铭心”地记住一段爱情吗?那么,刻这四个字的人,应该是个男性,可能就是她的情郎,或干脆就是她的丈夫,对,没错,她已经嫁人了……但是,这个丈夫或情郎,有没有搞错?为什么在她的脊梁骨上刻她本人的名字而不是自己的名字?莫非,白骨精丈夫的名字就叫“白骨”,刻“白骨夫人”的言下之意是白骨精是“白骨”先生的“夫人”?

哎呀,这些问题,真是越想越有趣,越琢磨越有味。

仿佛话中有话,故事背后有故事,令人遐想万千,可以脑补出许多奇异诡谲的艳情秘史出来。

不过,就“《西游记》里的白骨精骨头上刻有‘白骨夫人’”的现象而言,本身并不复杂,一两句话可以搞清楚。

但如果就这样开门见山地解释清楚,估计很多读者会抬杠,不依不饶。

所以,委婉一点好了,采取迂回策略,举一个近一些的例子,这样比较有说服力。

很多读者注意到,《倚天屠龙记》中有一道流传甚广的“金庸学”不解之题:即小昭的双脚被一条铁链锁住了,那她怎么换小内内呢?

为了破解这一技术难题,有人自以为是说,小昭生活的那个时代,中国人还没有穿内裤的习惯,女性只穿长裙,里面一无所有,因此就不存在“小昭怎么穿内裤”的问题了。

此议一出,余皆恍然大悟,原来如此!

回头齐赞金庸史学功底深厚,说他连这一古代细节也不放过,竟然在小说中充分体现。

但是,有记者就此问题与金庸本人谈及,金庸一拍额头,自己坦承:“写的时候没考虑太多,让小昭换不了内内了,抱歉抱歉。”

实际上,在汉代,古人已经穿贴身的短裤衩了,称之为“犊鼻裈”,有时也写成“襣”。

王国维也早有考证:“古之亵衣,亦有襦袴。……然其外必有裳若深衣以覆之,虽有襦袴,不见于外。”

所以,非止宋元,而早在汉晋时代,人们已普遍穿着称为“裈”、“袴”、“衳”的短裤、内裤。

唐人张垍的《控鹤监秘记》记载有一件秘事:安乐公主挑附马,“褫驸马裈,手其阴”,问上字婉儿:“此何如崔湜耶?”上官婉儿说:“直似六郎,何止崔湜!” 上官婉儿说的崔湜,是她的男宠,六郎则是武则天的男宠。

真的,内裤在古代并不是什么希罕物,夸奖金庸写小说体现古代生活细节的人,是把马屁拍马蹄上了。

那么,《西游记》里写白骨精骨头上刻有“白骨夫人”,其实也是作者随手那么一写,本身只是想交待这个妖精的来历名称,并没什么深意,读者反倒兴致勃勃,摆出穷究到底的架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