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63w传奇手游

[私人藏书]湖北青蛙自选分行东东集 (2002-2005)

传奇手游发布网 114

    第二部分:我有多个我

    第三部分:黄昏中的花脸

    第四部分:不恰当的流氓

    第五部分:青蛙讲故事

    湖北花鼓戏:青蛙四行一拍

    《江南逢李龟年》

    岐王宅里寻常见,崔九堂前几度闻

    正是江南好风景,落花时节又逢君

     ——杜甫

    [我的时间有时比人家过得快些]

    现时春寒料峭,但我想的是落花时节

    池塘里有些小水莲。可怜的人,不得不辗转

    到江南去。我那会音乐的友人,背着他的旧乐器

    见到我哭泣。

    [一个人的江南]

    日子过着过着就老了,一片墨绿

    代替了明亮的花阴。

    一名老头泪眼模糊,胡乱吃着东西,说着,写着话语

    生死,牵挂,无处说明。

    [安顺]

    姐姐呜呜地踩着缝纫机,弟弟披着猴马褂看人下棋

    钱理群老师,在熟悉脚下的土地

    讨人喜欢的小资产阶级,悠悠地唱着样板戏

    作为一个过客,我静静地穿过了光阴。

    [……都和我发生过关系]

    我这一生竟是在不断地迁徒:潜江,上海,济宁

    昆山,青岛,南京……都和我发生过关系。

    皮肤逐日粗糙。

    生活,但离题万里……今天是卖葵花的皇帝。

    [从东面进入向往已久的历史情境]

    做那样一个人:平行与对仗。做那样一个人

    怀古,打理乐府。

    故意在词中犯错误,并列罗一大堆朋友

    仿佛你与诗人,有共通之处。

    [按时间顺序做一个统计]

    绝大多数光阴是一个人民。剩下一点时间

    我端坐庙堂之上。

    听着,听着,胡须长长。

    下面的人群,也慢慢有了狐狸的脸庞。

    [春天]

    岐王宅里的桃李花又开了。 一个平常人

    当它没有。

    而另一个,哭哭啼啼。三斤重的春天

    有时被他加重,有时被他减轻。

    《九月九日忆不在人间的兄弟》

    [屈原,名平]

    一边往江边走。一边生领导的气。

    我的好兄弟,满腔忧愤

    有一肚子的话说。他有他的香草与美人

    你们说他具有奴性,怀抱着几颗石头不值得纪念。

    [互联网上的铁蛋]

    我常常假冒铁蛋的名字,活动在互联网上。

    我假装他还活着,一手泥巴,两眼庄稼,为国家交着赋税。

    我假装他有小学文化,被城市知识分子蔑视

    精英也驱赶着他。他心痛,不得不早死。

    [云中君]

    心无杂念,过神仙般的日子。

    你用不着管那些凡夫俗子伤脑筋的破事:凡附会肉体

    所需要的,你都可以不要――诸如妻子

    儿女私情,国家,人民。凡世的争议抢夺,你不经营,已放弃。

    [陶渊明,一名陶潜]

    这个喜欢秋天的家伙,面对着祖国的丰收

    惆怅不已,把手中的菊花也放下了。

    山中的岁月,实在没有什么可记述的,除了回忆与梦想,伺弄一下庄稼

    见三俩个朋友,看几眼南山,没几样东西符合他的性情。

    [跑去卧轨的查海生]

    我们同是在村庄中长大的:亚洲的青铜

    使我们的肤色发绿,变黑,仿佛我们不是黄种人

    不是从小在骨子里一起长大的兄弟。

    我们陪你回到查湾,你的墓木,无人能笑断。

    [中国土地上的青蛙]

    农历九月初九,你登高,望远:中国土地上的青蛙,已经不再唱了

    心里总是缺少着什么。包括缺少一些想象,和跳跃。

    阳历九月九日,毛泽东逝世

    他小时,写过一首蛙诗。

    [孔丘,字仲尼]

    我的那个兄弟,一大把年纪,周游列国,没有得到应有的待遇。

    老来转运,带出一帮贤士,嘴中常常念念有词。

    如不出意外,我将如粪土,也会活到他那个岁数。

    那晚年的光阴,我将用来打磨我那无人记颂的诗句。

    《客窜在夜宴场与读者之间》

    [人物传记]

    他小学毕业。二十不第。三十成婚。妻黄氏

    生女格格。嘲笑贬弹,用板筑常器

    他时时酩酊大醉,幻拟天地,捏造人物

    梦中楼台未曾登临,甲乙丙丁,在书中,被抛弃

    [八百年前的一位王孙]

    秦淮水榭,画槛雕栏,绮窗丝幛,佳丽流连

    才子与佳人,鲽合鹣飞。

    又三春,骨瘦柴立,奄奄欲毙。侍女们垂着长袖

    无可奈何:他画了符号,他要渡河

    [五十岁时的应试落第]

    目瞻座宾,不胜愧赧:我读过大学,但我不是

    大学士。我只能槐树下听人讲故事

    在民间养鸟,混口饭吃。

    眼界空旷,然后变窄,远山路上,来了几名枝枝丫丫的香客

    [僧中噱事]

    以中郎之体,运太傅之笔,为右军之书

    刻斗大的汉字。那中堂的小木鱼

    也给他敲破了。他在房中直呼嫂子,嫂子

    什么绝活,什么破事

    [书童与扁担]

    不是学院派,不入主流,但装有学养之人

    养个书童。书童身子骨嫩,扁担还是由我来挑

    打伞,端茶送水,洗砚台

    买八尺宣,送封信给乡党和小姐,这些事我好像是不做的

    [拿手]

    敲门窥墙,剔灯见光,刚刚习得官宦人家的

    风格。在太医院,一个猎手,遇见一名年轻的护士

    后面他写来鱼尺书:拜违犀表,寒暄屡隔

    那次你摸我的感觉,还在身上

    [本意]

    只因兵火至,引起雨云心。小女子不才

    愿意为公子做一夜杜鹃

    那些花草,我已经收拾过了。你读过的书

    有关社稷安危吧?我无意中,翻了几页

    《从传说中的现实之境步入神界》

    [率众仙官]

    春光容易把人抛,现在我已老

    跟在后生们屁股后面

    苦心劝诫:执麈尾,长髯短髭

    一把老骨头,慢慢没有用处

    [侍从]

    我们演的不是同一出戏,但

    在同一舞台。我年轻时不擅演戏,在人前

    常常把准备好的台词

    忘记。你们一旁站着,也不言语

    [乐伎列队]

    艺林芬芳,非采摘者不知其劳苦

    乐趣。初中时,我教董芬物理,她的手

    触摸到我大腿。我声音颤抖

    仿佛大厅中,琴弓走偏的一个乐句

    [进山]

    一只乌龟进入荒芜的高山。一只老虎

    甩着长尾巴。它甩尾巴

    不是给你看的。我牵着一条狗

    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进山转悠

    [兰亭]

    国学之专才,解衣般礴,受揖而不立

    我等偶然翻书,不识得其中甘美。唯小妇人

    红袖添香,泼墨,宽衣

    将心中一股忧愁的猛劲,皆留在她和纸身上

    [夜宴图]

    心痒难忍,便写起诗歌。那潦倒的字

    不停拭去的啼泪,使宽阔的袖子

    湿了……我告诉旁边的女人

    快快掌灯,占用你的身体,在雅俗中辨其滋味

    [短篇小说]

    一名落难的朱明王孙,一本湖林广记

    一折桃花扇。

    你在地铁中,抄来孔子的名句

    国家剧院里,祝英台送梁山伯转了几个弯,方才离去

    《土地上的鬼脸》

    [首先说说蓝天白云]

    人死了,埋于地下。人活着

    抬头望:蓝天白云

    仿佛自己的骨头无斤两,世上的事

    都不是我干的。

    [西出阳关]

    西出阳关,我感到我们国家的荒凉

    祖国江山不再是一位诗人说的,一半大腿

    一半萝卜。那腾起的沙尘,像俩人完事后感觉到的

    身子轻了许多。

    [哀伤的两面]

    燕山以北,将军升帐,左右军两旁一字排开

    扶着长戟,我忽然感到,没有话好说。

    深深地进入低处的狭窄山路, 独享空谷中

    孤身一人的夜风。我,哀伤得看不清敌人的面庞。

    [我的那个鬼魂家乡]

    一口小酒,一两粒妈妈桑。在那个不南不北的鬼魂家乡

    不客气地互相推搡。

    我记得有鬼脸花迎胸开放,哭泣声盈耳

    劳累,并最终倒在土地中歇息。

    [在未来中活着]

    民国一百五十六年,外蒙古与察拉尔汗

    从地图上隐去。我和我的爱人

    躺在科尔沁草原上。天上的白色羊群

    为我们穿上衣服。我们不回了,太平洋中的台湾省。

    [我有些不相信]

    跟一个女子睡觉,她竟然是条白蛇,将我缠绕。

    跟一匹狐狸讲故事,她变成一名饱满多汁的女子

    要了我精血去。

    爱上一名富家小姐,却是鲤鱼精教我在房中游泳,直抵汴京。

    [把身体安顿在何处]

    进入你身体的一半身体,使你感觉到充实。

    在这座需要节水的城市,安装有无数的抽水机,但水井

    处于半干涸状态。

    在西安,不得安静啊,如何安顿下来。

    [疑神疑鬼]

    祖父母死后,没有了身体,只有浮出身体的魂魄。

    魂魄无所昄依,像身体的阴影,飘在脑海。

    你在东窗下苦读圣贤书,听见后门吱呀吱呀响。出门察看:

    阳光猛烈,院中的槐树带着阴凉的寂静,周围并无书中的半条人影。

    [on]

    其实我不懂得什么形而上。有时候我跟着书中的包法利夫人

    喝点甜酒。乱花渐欲迷人眼,正反都是春天。

    眼下,我面颊酡红,正北上长安。

    我国妇女时髦,大气,允许丹青之笔把我画成她牡丹花下的一只长尾巴花猫。

    [怀念死去的同学]

    接二连三,有同学死去。他们做过的好事,我有记得的

    有的不记得。

    但愿同房的人,还记得他们的脸,记得他们用十几年功夫,学习过人类的知识

    后来选择了死。

    [在未来中死去的人]

    其实,我很是怀念在未来中死去的人。挣扎在土地中

    所有农民养活的人,逃不过这一劫。绷紧的身子,软下来。

    后来你又变硬。

    后来的人们也有五一劳动节,他们把那些身体变硬的人,放在了火烧火燎的床上。

    《向 导》

    [打麦场上的月亮]

    打麦场四周,有一个不如一个的草垛

    一共二十三个。

    二十三个草垛上,都有一个爬上爬下的月亮

    无论你变换多少次形体,在地球上,我还是一眼认出了你。

    [霜降以后的黄鼠狼先生]

    霜降以后,四处都是落叶。

    黄鼠狼先生

    常常优雅地从后院走过。

    它的尾巴那么长,摇得那么轻,几乎不用人操心。

    [小动物们的碎梦]

    小动物们谈恋爱是很不容易的:它们无法穿越

    绵绵不绝的高速公路。

    很多女人坐着公共汽车,去另一个地方睏觉

    她们的屁股,坐断了无数小小兽类的好梦。

    [天边外的查海生]

    他跟我同在亚洲的村子里长大。长大了他跟我

    一起在天空下,割过麦子。他在湖北

    我在安徽。他有四个亲姐妹。

    所有的风,也向她们吹。他小我八九岁。

    [屋后面有许多竹子]

    我面前站着小姐:她画仕女——

    细腰,小嘴,一把轻罗萤扇遮住了眼睛

    我亦饱醮墨汁,胡乱涂抹后院的竹子:

    一位五短身材的仆人完事后,遁入夜色之中。

    第一部分:时间中的前进与后退

    [在二十年代的人中间]

    早年,我一穷二白,念书念到高石碑中学

    一个叫董福珍的同学,喜欢叫我的名字

    带给我几本文学杂志。

    我们出墙报,墙报上有女生曹雪芹的诗

    我羞涩地押着韵

    墙报上,也出现了我的句子。

    那时候,我常旁听一些演讲,用以跟上时代步伐。

    万家宝同学,在台子上粘胡子

    他的戏,也快写到男女感情纠葛了,而胡须

    还没长出来。

    老师们,都是日后的大师。

    有的腹部柔软,一款围脖度过了隆冬

    有的思想进步

    用语文,秘密从事着研究。

    不管怎样,更多的人盼望着恋爱

    摸一摸女子的胸部

    但亦有侠骨嶙蹭,离黍哀郢,一眼望过

    湖北一带的麦子。

    而我仍是一幅青蛙的丑模样,站在操场上

    茫然四顾:春天就要来了

    经过五十余年的活动

    不要命的忧伤,缓缓上了心头。

    [从过去到现在]

    你是湖北人,走过山东地界

    或者你是元谋人,迁徙至龙山城寨

    那样大的国家,住得太久,一股子怨气

    无处发泄,只好牵一匹马来

    在土地上转着圈,转着圈打仗

    或者心情舒畅。雪一会儿埋齐脖颈

    草一忽儿绿上山颠。马屁股后

    升起一股尘烟

    视线在麦浪上滑动。后来落在一个女子的

    脸上。她的身子好像狐狸柔软一样

    夜里总有一阵雾降下来,蒙住家中的铁器

    也蒙住了快刀快枪的你

    柏树渐渐高大,排名老二的同学,忧心

    如焚。男女可是授首不亲,结果他们在暗地里

    做惯好事情。房子着火,树冒烟,年纪大的人

    皮肤下,挤着皱巴巴的废墟

    鲁国内几乎都是一样的:重男轻女

    打仗的时候,鲁莽得像头叫驴。女子们

    大都像片云,飘在故乡的床上

    火车晚点了,喜欢吼两声

    [身体活儿:平凡的劳动]

    一去廿三年,覃云阴影,霄壤嬗变,如今闭着双眼

    风中的屋台,梦中落英的合欢,一再复现:

    蒙学之初,尘土路上,跑着

    一头不花时间的叫驴

    今且老矣,年高而耳聋,凭几掉头,喃喃自语

    有几重生,有几重死?青春年少之时,妇女们喜欢

    你的红缨枪,你性情逋峭,臧否人物